首页 养生大全 新生儿 药界资讯 消化科 心血管 神经内科 肝胆科 脑外科 骨外科 泌尿外科 耳鼻喉科 口腔科 肿瘤科 皮肤科 性病科 心理茶社

首页> 国内新闻> 正文

【连载】这本书能让你永久戒烟-008,直觉其实比理性更灵敏

2017-06-19 15:46 来源:网友分享

  亚伦·卡尔,曾是一位事业有成的会计师,也是一位重度上瘾的老烟枪。长达33年的烟龄,每天100只烟,日益恶化的健康状况,使他几乎陷于绝望。1983年,他告别了烟瘾,他从此立誓为这个世界解决吸烟问题。25年来,他通过自己的书籍和戒烟诊所,让全球1000万人成功摆脱了烟瘾的控制!

  2006年11月29日晚这位英国的“戒烟之父”在家中去世,原因是肺癌,致癌原因很可能是二手烟吸多了,卡尔为了帮人戒烟,在烟气弥漫的房间中待了很久。不过卡尔相信,如果他当年没有把烟戒掉,“恐怕早在二十年前就死了”。艾伦觉得,“就算他是因为吸二手烟致癌,也很值得,因为他帮了一千万人成功戒烟”。

  第 8 章 尼古丁是怎么打开人体机器的缺口的

  直觉其实比理性更灵敏

  人类之所以能进化至如此程度,远远超过其他动物,就是因为我们学会了储备知识并跨越时代、语言、种族和文化进行知识交流。其他动物主要依赖于本能。我们的部分大脑也依赖本能,但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一部分大脑具有推理功能。它能够利用过去的经验,并通过记忆、想象和实验,为新问题找到解决方案。

  大脑的所谓“智能”部分使我们比其他物种具有更大优势,并使我们在过去两个世纪内获得了惊人的科技进展。讽刺的是,人体机器的缺陷也正在于这个聪慧的大脑。因为它,我们设计出了炸弹,使它们能够在眨眼之间摧毁人类以及地球上其他生物千百次。相比之下,我们却无法解决失业、污染、疾病、饥饿和战争等烦人的问题。我们每个人拥有的最珍贵的礼物,难道不就是生命吗?我们用足够的智慧设计炸弹,却显然无法控制和消除它。经过30亿年,生命才进化到现在的阶段,但我们只用几秒钟就能将它全部摧毁!这就是智慧吗?

  过去,每当我的逻辑和直觉冲突时,我都会选择逻辑。但如今,我总是会选择直觉。因为我知道,我的直觉大脑比理性大脑要聪明很多倍。这可能看似矛盾,但事实就是如此。

  这不仅因为直觉准确而可靠,更因为它是30亿年实验研究的产物。这不是理论上的修正,而是真正的反复试验。依靠直觉,鸟儿能构筑复杂的巢,蜘蛛能织出奇妙的网。你知道吗?就其粗细和轻重而言,蛛丝比人类织出的任何丝线都更加结实。本能让所有生物能够繁殖后代、进食并辨别食物与毒物。野兽无须和人类一样经历重大的麻烦,无须医生的帮助,就能生育后代。尽管它们不会读书写字,也没有学位证书,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以我家的猫为例。我们的前一只猫被卡车碾死了,我们因此十分悲痛,发誓再也不会养猫。但有一天,另一只猫突然出现了,我们不知道它来自何处。它也许和大多数猫一样有两三个主人,而每个主人都以为它只属于自己。当时,我们以为它是一只流浪猫,但后来发现,它其实并不在意我们,只是认定我们的房子对它有用。

  我们开了一道小门,以便它能随意进出。晚上看电视时,它会坐在乔伊斯腿上。乔伊斯让我换台,因为猫显得如此舒适,她都不好意思打扰它。我当然谦卑地顺从了,但我的舒适不是比猫更重要吗?它无须整天辛苦工作来为我买食物,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那些寒冷的冬日早晨,只有一件事能让我离开温暖的被窝,就是听见前门外传来猫叫声。尽管它的小门就在后门上,但这种叫声让我无法抗拒。而当我为它开门后,它会满怀感激地冲进来吗?绝对不会!它慢悠悠地从我身边经过,尾巴翘在空中,似乎我生存的唯一目的就是满足它的各种奇思怪想。当我关上门,冲回温暖的被窝时,却发现它已经抢先占领了我的地盘。当然,它呜呜的叫声表现出绝对的满足感,让我不忍心将它扔出去。请问,谁更聪明呢,我还是猫?

  经过30亿年的实验,人类获得了巨大的进步。看看一个孩子学习扔球的过程吧。开始的时候他的动作完全不协调,而接球的时候情况更加糟糕。但现在看看普通的板球比赛,每次发球时,外野手只是将球慢悠悠地抛给投球手,而后者会伸出一只手去接球。抛球的人极少投歪,而接球的人也极少接空。就这样,一个投一个接,两人自然地传递着板球,十分默契。

  现在,假定你设计了一个机器人,想让它模仿这个简单的动作。你会说,这其实已经变成现实了。有些机器能够以一定的速度,将板球抛向特定的点,或者以类似的方式发网球,其稳定性远远超过任何人。但它们无法独立完成发球,还需要人类将它们排列起来,并事先做好设置。即便在人类的帮助下,它们的活动能力也非常有限。

  而人体这台机器必须能自行移动,还必须能够看清东西。它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不仅要能看清局势,而且还必须通过某种交流方式,将获取的信息传递至身体的各个部位,以便它们能采取行动。它必须判断球的大小、重量、形状和坚实度,并考虑到重力对下落速率的影响。它必须判断发球员应该何时收回手臂,判断球前进的速率和加速度、弧度和方向,以及各肌肉运动的形状,每个手指离开球的时间和顺序,风、空气对球速所产生的影响以及接球手移动的速度和方向。

  发球这一简单动作实际上包含了获取、传递和协调信息等多个步骤,确实涉及了成千上万条信息。接球手每次接球,都必须重复同样的过程。然而,在反复过程中,发球和接球的人都没有进行过有意识的思考。同时,这台精妙的机器还在自动地呼吸,将血液、氧气和其他必需的化学物质输送至全身各处,消化食物,排泄废物和毒素,不停地调节体温。与此同时,人体还有无数种其他的必要机能也在运转,而这一切都发生在无意识之中。

  你可能会说,接发板球无须进行思考,熟能生巧,儿时的练习使球手能够熟练地接发球。这没错,但儿童们在进行练习时,没有进行任何理性判断,他的大脑只负责发出命令“扔球”,而其余行为都是自发完成的,所有程序已经储备在这个精妙的设备之中。

  人类已经制造出了许多惊人的机器,但没有一种机器可以独立工作,都需要在程序员或操作员的操控下,才能有效地运作。我用来写这本书的电脑是种了不起的机器。有了它,我的计算速度要比手写快上千倍,也能更准确地拼写单词,但这又能怎样?车轮和内燃机使人类的旅行速度提高了很多倍,但它们只是供我们使用的工具。我的电脑也是如此。没有我的帮助,它就无法运行。即便在我的帮助下,它也会犯一些极其荒唐的错误。

  人体机器的缺陷就在于理性大脑制造的失落感

  人类30亿年来积累的一切知识只服务于一个目的:生存。在过去数百年中,人类通过使用直觉大脑和理性大脑,已经基本上解决了那些危及生存的问题。因此我们有时间将注意力和聪明才智用于休闲、艺术、音乐、商务,以及其他有利于生存的因素上。

  当我们已经处于这一阶段时,其他较低级动物却仍然在为基本的生存而烦恼。相应地,它们在教育后代如何应对真正的生命危险时,我们却将孩子们层层保护起来,以避免他们遭遇严酷的生存现实中的挫折。我们为他们创造了一个充满着圣诞老人、精灵、仙女和神灯的虚幻世界,并告诉他们,有一个人站在高处,一直在注视着他们。他将保护他们,给予他们所需的一切。他们只需要祈祷,即便他们有罪,他也会宽恕他们。

  小时候,我们对那些话深信不疑。但我们很快发现,世界上存在着很多种宗教,每一种宗教的领袖人物说话时的语气都无比坚定。起初,我们认为,只有自己所信仰的宗教的教义才是正确的。但后来我们才知道,直到今天,仍有一些残暴的人以宗教的名义胡作非为。同时我们发现,世界上没有所谓精灵或神灯。遗憾的是,造物主已经赋予了我们生存所必需的所有装备和工具,而我们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欺骗和混乱使很多人不再相信宗教。

  信仰的缺失使我们的生命中出现了一片空白。此时,我们会觉得,人类需要某个人的保护和支持,因此我们创造了超人、蜘蛛侠和蝙蝠侠之类的形象。但我们很快发现,他们也是假的。我们已经形成定识:缺少外界的某种支撑,我们就无法生存。于是,空白就形成了。事实上,直到此时,我们的主要支撑力量一直是父母,是他们供养我们,让我们拥有温暖、爱、安全感以及我们需要的其他所有东西。

  然而,当进入青春期后,我们心理成熟了,并逐渐开始明白,父母并非如我们所想象的那样,是不可撼动的力量支柱。他们并不比同一街区的其他人力量强大。如果我们仔细地审视父母,童年时形成的高大形象就会瓦解。我们逐渐意识到:他们只是长大的小孩,与我们有着同样的脆弱和恐惧。在此阶段,他们通常显得比我们更加焦虑和缺乏安全感。

  于是,我们往往会转而崇拜现实生活中的男女英雄们。我们开始以歌星、影星、电视名人或顶级运动员为偶像。此时,我们开始创造我们自己的幻想世界。我们将这些人神化,赋予他们各种优秀品质和技能,甚至远远超过了他们本身拥有的能力。在这些年里,我们本应该发展自己的技能和力量。然而,我们并没有以他们为榜样,一步步达到自己所期望的高度。相反,我们退缩了。我们试图沐浴在他们的光辉里。结果,我们没有变成完整、强大而独特的自我,而是成了他们的附庸和粉丝。我们仅仅是一个狂热分子。

  这些都发生在我们一生中压力最大的时期:出生、童年和青春期。当较低级动物们在教育它们的儿女们如何应对生命中的实际问题时,人类却早早地将这种职责委托给了学校。

  这样做有错吗?理论上说,没有。如果你希望儿子会打网球,那么,你不应该自己教他,从而把你的坏习惯也传授给他,而是应该把他送到专业人士那里。这个逻辑其实非常完美,但问题是,学校里的多数教师一生都待在学校里,从不了解外面的情况,而我们却愚蠢地将孩子委托给他们。你会让孩子跟着从未打过网球的专家学习打网球吗?

  在我印象中,学校只是永恒的赛场或竞技场,其规则一清二楚。一边是可怜的老师们,他们的目标就是将知识灌输进学生们的脑袋;而另一边是学生们,他们的唯一职责就是采取一切措施,抵抗老师们的强行灌输,以免心灵受到污染。因此,根据我开戒烟诊所的经验,如果一个人不想接受某种知识和观点,你想要强行灌输给他,根本是不可能的。

  我曾经一直在质疑自己为什么要上学,然而,没有人告诉过我答案。我甚至一度认为上学是怀恨在心的父母们强加在孩子们身上的一种苦行。他们或许想:我们必须要整天工作,孩子们却可以整天玩耍,这多不公平!直到小学四年级,我才开始明白,上学是为将来的生活作准备。

  有些学生比我幸运,他们对知识充满渴望。然而,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我怀疑他们浪费的时间并不比我少。我们花费大量时间学习算术,就因为这是一种智力训练。难道我们的教育者都如此没有智慧,以至在上千年之后,他们仍然找不出某种既能训练智力,又具有实用价值的科目吗?我们还需要学习一种已经死亡了1000多年的语言。难道医生都需要懂拉丁语,学习用英语开处方,不是更实用吗?还是说这样就会让他们没有理由画鬼桃符了!

  当我终于离开学校时,我甚至不会插电源插头或换保险丝,更不用说弄清房子或车辆的电路系统了。但我能完整地背出欧姆定律或波义耳定律,以及那些除了让我通过考试之外别无意义的其他知识。当其他动物在学习什么是生命、生存和享受时,我却在一生中最宝贵、最能拓展见识的10年里背道而行。

  上学期间,我们不仅被误导了,而且在某种意义上被层层包裹起来,完全脱离了严酷的生活现实。当离开学校后,我们就要经历这突来的转变。尽管这可能不像化蛹成蝶那样明显和剧烈,但这种震动也是以前所未经历过的。严酷的社会现实,要求这些年轻人必须在一夜之间从沉溺在自我幻想当中,变成独立的人,并在几年之后能够担任起保护者的角色。

  因此,失落感便由此产生。这些年轻人会不自觉地想抽一支烟,来从中获得一些安慰和动力。然而他们的家长却告诉他们吸烟是愚蠢的行为。家长不让孩子吸烟,而家长自己却一根接着一根地抽个不停,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年轻人为了填补那种失落感而试着抽一根烟,是很奇怪的事情吗?毕竟,你自己一直就是这样做的。为何他们就不能这样做呢?

  我们需要消除这种失落感。我曾经听见一些正处于恢复期的酗酒者说:“我经过20年时间变成这样,不可能在几个月内就完全戒掉酒瘾。”这是胡扯。我经过将近1/3个世纪才堕落到那种程度,但只在一秒之间就得以解脱了,那不过是转动钥匙打开锁孔的时间。你需要的时间稍长,但也不过是看完本书并消化其中的内容所需的时间。我会告诉你如何找到钥匙,它就藏在你大脑中某个地方。我一想到自己将帮你找到它,就异常兴奋。你明白自己将更加兴奋吗,还是仍然陷在恐惧之中,无法自拔呢?

  假定你想学习滑翔。你非常聪明,但对此一无所知。由于你聪明,而且碰巧还很富有,于是明智地选择了去向顶尖专家学习。这位专家沉迷于滑翔已经30年有余。在你有偿地获得了专家的指导后,你会轻易地忽略他的意见吗?尤其在关乎你的性命的情况下。当然不会!除非你有其他充分的理由,才会这样做。

  此时,你可能会认为,我又在啰嗦:“你们应该完全听从我的指导!”其实不是。我可能比你愚笨很多,但我提出的建议来自30多年的亲身经历。人类拥有交流的能力,所以我们并非必须从自身的错误中学习,就像我们无须亲自盖房子或制造汽车。事实上,这意味着,每个人都能轻易地接触人类在历史上所积累的全部知识。这给我们带来了惊人的优势,但有一个前提:我们所交流的知识必须是正确的。

  这就是缺陷所在。我们所接受到的信息往往不仅自相矛盾,而且与正确的信息完全相反。我们行进得太快,忙于变更我们的生活方式,却没有充分了解其长期效应。如果错误的信息是有关音乐、艺术或高尔夫球杆的,就无关紧要。但如果它有关生存,其后果就将是灾难性的。我们已经获取了有关生存的正确信息,尽管它只存在于本能或潜意识之中,却非常有用。而且,它经历了世世代代的沉淀和传承,并经由自然选择过程在不同物种间传播。这一过程持续了不止几千年。也许直到最近,我们才发现,这些信息已经通过祖先们的基因,被传递了亿万年。其实,你无须知道这一点。“知识是祸水”,而这就是一个典型例证。低级生物没有才智或想象力去质疑它们的本能,它们真幸运!它们别无选择,只能服从本能。

  尼古丁陷阱钻了大脑的空子

  我认为,聪慧的大脑是人体机器上的一个瑕疵。严格来说,这个瑕疵不在于大脑本身,而在于我们无法正确地使用这台机器。我们想要获得更多,结果却被截断了手臂。

  我们的直觉大脑和理性大脑是没有理由相互争斗的,它们应该共同协作。然而,如果它们起了争端,你就必须明了自己在做什么。如果你任由理性大脑否定造物主和那30亿年,你就显得非常不明智!

  那种曾经帮助人类在较短的时间内走出原始丛林的智慧,如今正使我们滑向困境,这个困境比人类祖先在丛林里生活时所必须面对的还要可怕得多。毕竟,人类祖先具备生存所必需的一切,他们世世代代都传承了红色预警信号。为什么其他哺乳动物天生就会游泳,而人类却需要学习游泳?想想蛇没有脚也会游泳。为什么狐狸能每天在我家的鱼塘里喝水,却一直安然无恙,而在某些国家,往饮料里加冰的做法都行不通?为什么其他大型哺乳动物在出生后几小时内,就能走路,而人类需要数个月?此外,制造出能够毁灭整个地球以及栖居其上的所有生物千百次的炸弹,真的是一种明智的行为吗?这样做的唯一正当理由就是预防战争,但我们聪慧的大脑就不能想出一个更好的办法吗?我们花费大量资源,发明和制造了这些炸弹,而现在,我们又在花钱清除它们。

  即便清除了炸弹,制造炸弹的方法会就此消失吗?我们的子孙们不是将永远活在恐惧之中,担心被胁迫,或者因某个疯子的举动而灭绝吗?我们在几十年内,就将繁生着各种动植物的、拥有数百万年历史的雨林摧毁;并用光了地球上所有的化石燃料、矿物、金属、化学物质或其他养分,这难道是明智的做法吗?

  如约翰·韦恩所说:“枪只是一种工具,可以用来行善,也可以作恶。它不比携带者更好或更坏。”我们聪慧的大脑无疑也是如此,我们需要明智地使用它。我已经详细描述了现代医疗“治标不治本”的趋势。这种趋势就如同驾驶员单手掌握方向盘,以每小时100英里的速度,反向行驶在单行道上,并试图用另外一只手摁灭油压警告灯。这可能有点夸大其词,但我们的确需要检视这种以药物解决一切问题的倾向。对于我们认为纯粹是身体毛病的问题,一味用外部药物加以调整,本身就很值得怀疑。而为了解决纯粹的心理问题,滥用药物,从而扰乱人体的天然机能,无疑就是错上加错。

  事实上,根本不存在纯粹的身体问题。我们所有的感情和情绪,无论痛苦还是快乐,都只能通过大脑传递。我曾经和一个医生同时参加某个电视节目,医生声称是治疗烟瘾的专家。他提倡使用含有尼古丁的替代品,以帮助戒烟。他在节目中曾解释尼古丁能使人感到无比愉悦。我意识到,这个信息将会对电视机前的年轻人产生很坏的影响。它不仅本身是错误的,更可怕的是,它来自一个医生。于是,我立即反驳他,这是在唆使大家使用更剧烈的毒品。结果,他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我,说:“你服用过扑热息痛吗?”真是万幸,我从未头疼过,因此我坦率地回答说:“从来没有。”如果我头疼,也许会认为扑热息痛能止痛,因此服用它。但是,在常常服用扑热息痛的人中,有多少人知道它有毒呢?如今,我们不得不要求食物供应商列出产品的成分。在一个理想社会里,我们是无须这样做的,因为食物供应商们不会制造有害的食品。但事实上,他们世世代代都在这样做。医生们本应该不一样的,他们没有赢利的动机,他们的天职是治愈病人,而不是害死他们。可事实上你会发现,每种处方药上都有这样的警示:切勿过量服用,请放在儿童不能触及的地方。这是为什么?因为它们有毒!

  退一步来说,也许在某些时候,我们的确需要摄入毒药,以杀灭体内的病菌。但你不觉得,我们拥有知情权吗?毕竟“药物”和“毒药”两个词似乎具有相反的作用。前者治病,而后者杀人。我不知道多少人真正意识到:每次服用扑热息痛时,他们其实是在服用毒药!我认为我们有权知道!

  也许读者会问,这一切与戒烟有何关系呢?它其实非常重要。我要告诉你的是,要依赖你的直觉。但如今当你头疼时,你会自然地服用扑热息痛,不是吗?戴安娜王妃首次打破了皇室女性在家生产的传统,如今又有多少母亲觉得在医院生产更加明智?问题是,一旦你的直觉大脑被错误信息污染,它就会变成程式的一部分。我们在掉进尼古丁陷阱之前无须吸烟,但一旦掉进去,我们似乎就终生难以脱逃。在戒烟数年之后,我们还会突然产生“我想吸烟”的感觉。我们完全明白,这是不合逻辑的,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想要吸烟,这是一种直觉,因此我们最终又顺从直觉,点燃了一根烟。

  那么,我们如何判别哪些直觉是有益的:是30亿年知识累积的结果,还是理性大脑受到染污后产生的错误直觉?换句话说,我们怎样才能回到“不想也不需吸烟”的幸福状态?如何找到走出复杂迷宫的出路?只要你记得进去的路,就很简单。你需要理解直觉(潜意识)想法和理性(意识)想法。如果它们相互冲突,你需要分辨出哪个是错误的。

  通常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并不简单。我的理性大脑告诉我,蜘蛛不可怕,但我就是害怕。我们可以通过思考和分析,将潜意识信息转化为意识。也许有人能对这种恐惧进行理性分析,但我始终未能理解自己讨厌蜘蛛的原因,这可能与我的祖先有关。弗洛伊德认为,这是因为蜘蛛形似女性的阴毛。我很佩服他的想象力,但不认同他的逻辑。为什么女人的阴毛会让男人感到害怕?即便真的如此,为什么女人通常似乎比男人更害怕蜘蛛?我想弗洛伊德只是对性着了迷。

  直到如今,我仍然不明白自己为何害怕蜘蛛。我已经不再为此烦恼,只是接受了这个现实。还有很多人也承认怕蜘蛛,我一直怀疑那些证明自己不怕蜘蛛的人不够诚实。他们为何要把一个毛茸茸的怪物抓在手里?我不怕捏着方糖,但也不必为了证实这一事实,而真的将方糖捏在手里。如果天花板上有蜘蛛,我不会从它正下方走过。如果它在地上,我会跳过去。只有当你为此担心时,问题才是问题。如果你不得不担心吸烟有害健康,就应该采取措施改变现状。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你只会因担心而使现状进一步恶化。

  你肯定会因此说服自己:既然无法戒烟,就不要再为此焦虑,干脆继续吸烟。但你不能这样!我不知道蜘蛛恐惧症的原因何在,却知道吸烟恐惧症源于何处,因为我曾亲身体验过,而且至今记忆犹新。我能想起那些我不想也无须吸烟的日子,你肯定也能记得。你也和我一样,一定恢复到那种幸福的状态。尽管大自然制造了很多巧妙的陷阱,但你仍然可以辨别好的和坏的本能。自然选择和适者生存机制的精妙之处,部分就在于这些陷阱。有些昆虫看起来像花,有些花又酷似昆虫。然而,最巧妙的陷阱就是烟瘾。因为烟瘾只存在于潜意识之中。一旦你将其转化为意识,并理解其本质,它就会失去力量。事实上,此时它就不再存在了,就如同你理解魔术只是错觉之后,魔术师的魔力就会随之消失一样。

  而这需要你敞开心扉。但即便是这样,有时我们也难以弄清,这是事实还是幻觉?

  


分享到:
国内新闻 实时聚焦 行业新闻 热点推荐
您可能关注的推广